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童年奇遇之都市双修

作者:admin人气:1773来源:

兰心海能够感觉得到倾城和云帆与往日不容那可不是疑神疑鬼。这与兰心海幼年时的经历有关,如果云帆和倾城知道这件事,那他们说什么今天也不敢在他们兰妈妈兰姐姐面前这么怡然自得。
  兰心海幼年时和如今的倾城姐妹俩一样,出落得极为标志,也是小美人胚子一个。家境不错,虽不是什么豪门出身,但是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她的原名也不叫兰心海,而叫兰心眉,在她5岁那年,她的母亲带她前往附近的道观烧香,中国人在烧香的时候很少考虑到自己的虔诚度,他们更多的是求得一种心灵上的宁静,因此,很多地方中,寺庙中有神仙,道观中有菩萨,更有甚者,关帝爷等一概人神也住了进去,但是这并不意味中在这些地方潜修的就是一些混日子的家伙,最起码这座道观的主持尘缘道姑就不是个普通的道姑,尘缘道姑看到心海的时候,愣了一下,心海的母亲以为女儿有恙,知道尘缘道姑是一出世高人,急忙请教师太缘由,尘缘道姑抚摸着心海的脑袋叹道:"令爱媚态天成,如鲜花含苞待放,长成之日,即是鲜花绽放之时,届时招蜂引蝶,数不胜数。而且其天生媚体,寻常男人仅能捱过五六年,即撒手人寰。"心海母亲大惊:"请师太教授补救之法。"尘缘道姑叹息道:"非是贫道不教,实非人力所能为也,媚根深种之女,破身之后,对异性需索更为强烈,因此此种体相,古人称之为‘克夫之像’,认为女子需索无度,使得其夫耗尽元阳而亡,故具此根骨女子不是千夫所指,人尽可夫,即是常伴青灯,了此残生。"尘缘道姑叹口气道:"罢了罢了,既然为我所见,我权且一试,我有一功法,名为玉壶冰心诀,取自唐诗‘一片冰心在玉壶’之意,上篇冰心诀可收敛起媚态,转为内媚,外表与寻常女子无异,下篇玉壶诀可使其享鱼水之欢,而不致夫君亡命。"心海的母亲知道练功辛苦,有些心疼女儿,不由得问道:"师太再无良方吗??"尘缘道姑道:"还有一法,就是找一与其同心的男子与其合籍双修,双修一道讲究双方合二为一,同心同德,这个尚且好说,但是据贫道所只,双修功法早已失传。"看到心海母亲的模样,知道是心疼女儿,尘缘道姑轻轻道:"您过虑了,心眉拜在我门下,由我授其玉壶冰心诀,每日仅来我处一小时即可。"心海母亲这才释然,遂同意拜师,但是要回家与丈夫商议。
  回家与丈夫商议此事,其夫亦知晓尘缘道姑的能耐,曾亲眼见到一块青砖被师太袖口一拂即崩裂为碎末,而附近诸人均传说师太会气功,是一内家高手云云。
  自然对师太的话深信不疑,于是心海遂拜师太为师,尘缘道姑语其父母道:"‘眉’者通‘媚’,贫道将其改名为‘心海’,以避其芒。"父母应允,自那之后,每日心海来道观随尘缘道姑学习玉壶冰心诀,因其年幼,师太首先授其冰心诀以敛其媚态,每日风雨不辍,至心海16岁,冰心诀已经习至第四层余,师太遂又授其于玉壶诀,冰心玉壶,相辅相成,进展神速,至心海大学时,冰心诀已然习至第七层,玉壶诀已然习至第五层。师太谆谆告诫,玉壶诀不习练至第五层,千万不可破身。否则对双方都有害。心海在大学期间习至第五层时,认识了倾城姐妹的父亲,在结婚之前,带至尘缘道姑处,师太见心海心法有成,遂勉励之,并祝福二人白头偕老。倾城姐妹出生后不久,亦带给师太,其时尘缘道姑已经90高龄,见之后让二女从8岁起开始习练冰心诀,心海当时一惊,知道女儿体质与己相同,由于有自己的亲身所历,遂承诺将教授玉壶冰心诀给自己的两个女儿,未有多久,尘缘道姑就羽化而去。本来一个家庭和和美美,未料想,在倾城姐妹3岁那年,其夫乘坐的飞机失事,给她了重大打击,随后不久,自己的双亲和公婆都先后去世,家庭屡遭的变故使得这个女子更为坚强,搬到此处之后,意外与自己的初中同学叶惠茹重逢,得知对方家里情形相近,同病相怜之下,走动更是热络,凭着自己的努力和同学的帮助,将丈夫的公司勉力支持了起来,而凭借着自幼学习的功法让不少垂涎自己和同学美貌的龌龊之辈望而却步。本来正打算按照师傅的教导近日教授倾城姐妹玉壶冰心诀的。可是仅仅一日,倾城变化之大让她这个内家高手也看不出门路。毕竟双修功法早已失传,尘缘道姑也仅仅闻其名而已,至于双修功夫的行功路线更是一概不知。


  倾城的变化,让心海多少有些矛盾,她能肯定倾城和云帆肯定有了某些奇特的经历,而这种经历是倾云和云影所不晓得的。但是无法肯定这种经历对倾城是好是坏的心海,更是多了几分心事。她能看出来,倾城和云帆身上有着内功的痕迹,而且还是上乘武学。她自然不担心云帆,对于云帆而言,练下去自然有好的,但是倾城姐妹的体质让她很担心,但是内功可不是胡乱练的,这点最基本的常识她也清楚,但是她搞不清楚究竟是哪个高人教授给了这2个小家伙这种上乘的内容。一整天的功夫,在旁边默默观察的心海发现倾城在看望云帆的视线中多了点什么东西。她决定先看看这2个小家伙练的什么内功。
  吃完晚饭后不久,几个精力过剩的小家伙折腾了许久,方才去睡觉,这次在倾城的家里,云帆自然不好公然与倾城睡在一起,4个小家伙每人分配了一个房间,在四个小家伙入睡后不久,心海开始做每日的功课,不多时,12周天的练功完毕,在她练功的时候,自然没有想到,还有2个小家伙也在练功,只不过没有在一个房间里肌肤相亲而已。望望墙上的挂钟,已经凌晨1点左右了,相信几个小家伙在睡熟了。心海上了楼,蹑手蹑脚的走进云帆的房间,既然知道2个小家伙已经练了上乘内家心法,自然不敢掉以轻心,用上了轻功,待走进云帆的房间,才暗自笑话自己的过于紧张。至于为什么自己先到了云帆的房间,心海自己也说不清楚,按理说倾城的房间应该最近才是。冥冥之中,她认为自己应当先到云帆的房间里来看看,也许这里有这种答案。
  云帆睡得正香,一双胳膊放在被子外面,心海慢慢拿起云帆的左手,检查云帆的经络,结果发现,云帆虽然睡熟,其内容仍然在缓缓流动着,而且行走的路线不与自己知道的任何一种内容相同,无意中,心海的右手劳宫穴和云帆左右劳宫穴相对的时候,异变发生了,心海骇然发现一股庞大的能量通过云帆的左手顺着自己的右手的经络涌过来了,这股能量强大但含蓄,雄浑但精纯。这股能量缓慢但坚决地在自己的身体了潜行,甚至打通了几条自己有些闭塞的静脉,但是这种惊喜并未持续时候,这股能量便在自己身体的经络中游走了大部分,顺着自己的左臂缓慢下去。心海想放下云帆的手,可是两手相交却放不下来,突然看到云帆的另一只手,福至心灵之下,连忙拿起云帆的另一只手,那股庞大的能量便顺着自己的左手和云帆的右手回到了云帆体内,只感觉从云帆的左手的能量源源不绝的过来,在自己的身体里游走一圈之后便回到云帆体内。时间慢慢流逝,心海发现,除了刚开始自己的那几条因为心脉瘀结的静脉意外,又有数条经脉被打通。
  她忍住惊喜,催动着自己的功力随之流动,不动还好,一动之下,发现自己的情欲隐隐,觉得眼前的云帆不再是一个未成年的小男孩,而是一个充满魅力的男人,顿时骇然,好在自己二十多年的功力不是白练的,很快便恢复了神智,遂眼观鼻,鼻观心,借助这个可遇不可求的机会练功。
  十二周天之后,这股能量慢慢平息了下来,心海收拾好心怀,将云帆的2只胳膊放入被中。心理有些茫然,自己修炼玉壶冰心诀二十多年了,从未有过这种事情,更何况,刚才自己运功的时候,那股情欲突然上涌的时候,她能肯定自己在那一瞬间的确是动了情欲,动了心了,可是这是为什么呢??想起了以前尘缘道姑对自己所言,所谓玉壶冰心诀中的冰心诀,实际上原来是由双修功法中女方修炼的功法的一部分演变而来,卫道之士多不屑于双修功法,因为其淫亵下流,实际上,双修功法的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就是控制情欲,虽然讲究顺其自然,但是绝对不是放纵情欲,放纵情欲反而落了下乘。这个功法就是为了控制情欲而用的,后来双修功法失传,再无人知道其原功法是如何了。尘缘道姑再三教导,冰心诀实际上只是压制了情欲,但是万法有常,压制实不可取,本来双修功法本身就能抵消了这个过程,但是本身失传,遂由玉壶诀传世,借助夫妻合和,而使情欲慢慢散发。既享鱼水之欢,又不致被情欲所乘。心海想起了自己曾请教过师傅倘若自己和修炼双修功法的男人碰到一起会是什么结果,尘缘道姑沉吟半晌,方道:
  "速速远离。"虽然尘缘道姑一代大家,但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一场飞机失事,使得这个家伙破碎,心海强自忍了数年的情欲。想至此处,不由得一惊:


  "莫非他们两个修炼的是双修功法??"想到此,心海满脸兴奋,倘若如此,倾城有救了,倾云学习自己功法即可,实在不行,让云帆和倾城默写下来,让倾云学习就是,想至此,不由得满脸兴奋,先前的担忧一扫而空。遂决定,一定要找倾城问个明白。
  看了看床上的云帆,心海脸上不由得发烧,差点和自己未来的女婿双修了,她自己不知道的是:刚才那一瞬间,其实就是双修了,只差男女交合了,而且,云帆从中得到了莫大的好处,毕竟,从和合仙果中得到的能量虽然庞大,但是倾城仅能吸收一小部分,双修功法奥妙无穷,如果双方全力迎合的话,那么功力落后的一方将很快赶至和功力高绝的一方差不多的水准,显然倾城的功力无论如何也不能和她母亲相比,兰心海二十余年的功力在那一瞬间让云帆得到了莫大的好处,直接由第一层跳转至第三层。兰心海不知此理,还以为自己能够逃脱而不至于面对女儿而庆幸。她更不清楚,那一段双修,时间虽短,但是双方的体内都已经有了对方的烙印。在这个方面,兰心海没有学过正宗的双修功法,但是云帆却能感受得到。
  兰心海深深的看了船上的小男孩一眼,慢慢离开了房间又来了女儿的房间。
  有了前车之鉴,她未敢和女儿两手相握,仔细检查一下发现,女儿的行功放是居然能和云帆的行功方式连到一起,她现在能有七成把握确认这就是双修功法,想起了刚才在云帆房间内的感受,于是慢慢和女儿双手相握,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不由得哑然失笑:"看来只有和男人才行啊!"不由得暗自唾了自己一口:"他只不过是个孩子而已。"看了女儿绝美的脸庞,心理暗下决心:无论如何得跟女儿和云帆谈谈了。(未完待续)